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範明奈的网易博客

首届中国博客大赛网易十佳、全国60强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日本华人 旅游名博

範明奈,原名范巍。东北大学毕业以后进入大连日报社,职业记者出身,1989年留学日本,取得硕士学位后就职、定居,于1997年开始独立经商。网易驻站摄影家、旅游名博,本博客大多属原创作品,以求真求实的角度记录在日华人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编辑】狼的爱情是过命的交情(上)  

2008-11-10 00:01:41|  分类: 情感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21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狼的爱情是过命的交情(上)

 

【博主天涯咫尺的引子】:

在人心目中,狼通常是残暴、婪、丑陋的然那是在激烈争下所形成的本能,而好多人却不知道他们中间没有尔虞我诈,尤其对情,非常的忠。真正接触、了解狼的人会知道,狼的夫妻关系是所有物中最定最的一。两只狼一旦交配,就会,繁衍生息,生死与共。即使一只狼死去,另一只也孤独
    在狼的面前,我的好多想法与做法是如此的不堪。子之手,与子偕老」的情仿佛早已成的童,散着迷人的光环,幻化成一个图腾,成心中苦苦追求的信仰。几天的故事,于他们对爱情的著,感于他们对彼此的忠,感于他在任何情况下也不离不弃的高品格,震撼久久……
    推荐一光的经典作品『双狼成行』(节选)大家,共同接受一次心灵的洗礼吧!

 

雪中慢慢走着。他和她,他是两只狼。他的个子很大,很结实,刀条耳,目光炯炯有神,牙爪硬有力。她完全不一,她个子小巧,鼻黑黑的,眼睛始着,有一小南般朦气,在一潭秋水之上浮着似的。他的格是山的子,她的是水的子。他是在他是少年的候就征服了她的。然后他在一起相依命,共同生活了整整九年。
   
天很黑,雪又大,他这种状况下朝着灯火依稀可辨的村子走去,自然就无法发现那口井了。井是一口枯井,村里人不愿雪灌了井,将一黄棕旧雪披事先住了井口,不心地做成了一个陷阱。 他在前面走着,她在后面跟着,中相隔着十几。他毫也没有,待他发觉脚下人疑心的虚松,已来不及了。她那正在看雪地里的一,旋中有一枝折断了的松枝,在的嬉弄下旋得如何停不下来的舞娘。的一声响从脚下的什地方来。她才发现他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了。她奔到井
   
他有一刻是去了。但是他很快醒来,并且立刻弄清楚了自己的境。他发现情况不像想象的那糟糕。他只不是掉了一口枯井里,他想算不得什。他曾被一个人安置的活套套住,有一次他被在两块顺流而下的冰砣当中,整整两天的时间他才得以从冰砣当中解脱出来。另外一次他和一受了的野猪狭路相逢,那一次他的整个身子都被血染了。他经过的厄运不知道有多少,最他都闯过来了。
  
井是那大肚瓶似的,下上束,井壁得光溜,没有可供攀援的地方。他要她站一些,以免他出井口了她。她果然站了,站到离井口几尺的地方。除了皮的候,她是很听从他的。她听井底出他信心十足的一声深呼吸,然后听由近及的两道尖的刮声,随即是什么东西重重跌落的声音。
   
他躺在井底,一一身全是雪粉和泥土。他才那一出了两丈来高,个高度在是有些了不起的,但是离井口差着老大一截子呢。他的两只利爪将井壁的土乱出两道很深的印痕,那两道痕触目惊心,同也是一深深的憾。 她扒在井沿上,先啜泣,后来止不住,放声出来。
   
他在井底,反倒笑了。他是被她的眼泪逗笑的。在天亮之前的那段时间里,她离了井台,到森林里去了,去找食物。她走了很于在一株又的橡下,捕捉到一只被得有些的黑色嘴松。他把那只肉味美的松鸡连头带肉一点不剩全都嚼了,填了胃里。他感好多了。他可以继续试他的逃亡行了。
    一次他没有离井台,她不再及他上井台她。她在井台上,不断地他鼓儿,呼他,鼓励他,一次又一次地催促他起跳。隔着井里那段可的距离,她伸出双爪的姿渐渐明亮起来的天空的背景中始是那定,这让井底的他一直泪盈眶,有一高高地上去用力抱她的烈欲望。 然而他的所有努力都失了。天亮的候她离了井台,天黑之后她回来了。她很艰难地来到井台,她来了一只。他在井底,把那只一点不剩地全都填了胃里。然后,始了他新的尝试她有候离井台,然后她再蜇回到井台,她总觉得在她离时间里,奇迹更容易生。她在那里着,期盼着她回到井候,他已大汗淋漓地站在那里,喘着粗气乎乎地朝着她笑了。但是没有。天亮的候,她再度离井台,消失在森林里。天黑的候,她疲不堪地回到井台。整整一天时间,她只捉到一只没有来得及大的松鼠。她自己当然是饿着的。但是她看到他在那里忙碌着,忙得大汗淋漓。他在把井壁上的土,一爪一爪地下来,把它收集起来,在脚下,把它们踩实。他肯定干了很一段时间了。他的十只爪子已完全劈了,不断地淌出血来,使那些被他一爪一爪下来的土,得湿漉漉的。她先是楞在那里,但是她很快就明白来了,他是想要把井底高,短井底到井口的距离。他是在造着拯救自己的生命通道。 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